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东京医科大学篡改考生成绩丑闻:日本医疗体制中的性别歧视

  • 八达国际手机app
  • 2019-10-01
  • 383人已阅读
简介[摘要]虽然日本各路媒体强烈批判此次东医大篡改考生成绩丑闻事件为“时代的逆流”,但实际上这只是日本众多“性别歧视”的支流罢了。仅在教育领域而言,目前女性的歧视问题还有不少,例如中等教育

[摘要]虽然日本各路媒体强烈批判此次东医大篡改考生成绩丑闻事件为“时代的逆流”,但实际上这只是日本众多“性别歧视”的支流罢了。仅在教育领域而言,目前女性的歧视问题还有不少,例如中等教育“家政课男女共修的有名无实化”,女子大学长期被视为“婚嫁前的修道院”等,更别妄说在就业、工作、生活乃至宗教习俗中各种形形色色的歧视差别。

日本东京医科大学最近成了众矢之的,上月刚被媒体捅出该校管理层为政府高官及裙带子弟大开后门的招生舞弊事件,近日《读卖新闻》一则“东京医科大学过去8年内涉嫌在招生考试中对所有女性考生进行人为操纵减分”的报道又把这座百年老校朝悬崖边狠狠推了一把。而因为涉及到性别歧视这一敏感话题,引起的震荡和社会关注远超前者。

在海内外媒体及民间NGO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及抗议声中,当事校方不得不于新闻曝光后立即宣布聘请外部律师启动内部调查。4天后召开的调查说明会上,该校代理校长宫泽启介承认《读卖新闻》报道所言确有其事,和媒体爆料不同的是,该校并非对女性考生进行直接减分,而是通过对男性考生加分变相达到女性考生减分的目的,从而将女性考生的入学合格率控制在30%水平上下。比起直接减分的操作方式,这种偏向性加分操作隐蔽性更强:因为评卷分数和期许估分落差不会很大,名落孙山的女生很容易相信自己发挥正常,只是“技不如人”罢了,绝然不会想到这白色巨塔中竟然有如此猫腻。

尽管校方表示今后会彻底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并承诺将设置第三方委员会继续进行深入调查,但这样流于表面的处理并没有让广大女性考生以及日本民众和媒体满意。校方不仅没有对舆论要求的本年全部考生评卷分数公示做出回应,调查书还指出该暗箱操作早在2006年就已经开始。至于该如何补偿过去12年间因不正当操纵而失去入学机会的考生,校方顾左右而言他,一味把过错推诿给早先因丑闻辞职的理事长和校长二人身上。

校方的敷衍回避态度激发了广大女性的不满,由作家北原美野里与众议院议员井户正枝牵头组织成立的“东医大等入试歧视问题当事者与支援者之会”向文科省及校方递交请愿书,以校方涉嫌“欺诈考生”为由要求该校退还所有未录取女性考生全部考试费用、公开成绩、追加女性考生入学等三个条件。校方对上述要求依旧只是以“会做进一步考虑”回答,不愿做出任何实质承诺。其中最大的争议在于报考费的退还,日本医学类专业报考费用要比一般文理类高出1/3到2/3不等,东京医大今年报考费用为6万日元,女性考生1018名,其合格人数仅为30人,换而言之,988人就需要退还5928万日元(约合367.7万),这并不是一笔小数目。

8月10日东京文科省省厅,作家北原美野里代表“东医大等入学考试歧视问题当事者与支援者之会”向当局相关责任干部递交联名请愿书。

8月10日东京文科省省厅,作家北原美野里代表“东医大等入学考试歧视问题当事者与支援者之会”向当局相关责任干部递交联名请愿书。

东京医科大学的性别歧视问题

尽管内部调查书已向社会公开,校方也一再“辩解”此不正当操作乃是“前理事长及校长”肆意妄为,反复强调其余校职教工并不知晓内情,并以对所有问题开诚布公。但读卖、朝日等资深媒体显然并不相信这种片面之词,也不愿轻易放过这个社会焦点话题,继续深挖,通过对相关当事者、关联者进行采访,揭示出调查书中所呈现的问题只不过是该校性别歧视问题的一小部分。

《朝日新闻》进一步报道称,除了修改分数的不当操作,东医大在面试时也多对女性考生不甚友好。在面试时的“适应性调查”环节,考官对女性考生会采取职场上惯用的“压迫面试”法,询问诸如“工作与恋爱将来你会选择怎样?”、“你准备多少岁结婚和育儿?”、“与异性相比是否觉得同性更有魅力?”这类与课业毫不沾边的问题,甚至连“性生活满足吗”这样有侵害人权之嫌的提问也赫然在列。要知道,这些女性考生绝大多数都是未成年人。因为面试分数由考官主观评判,很多女性考生都质疑校方有意设置差别提问来隐性减分。而今年参加考试的一名落榜预校女考生更直言不讳:“复试和面试前指导老师便再三告知我们(女生)必要时刻一定要忍耐。”

这种情况下,多数女生为了进学也只能忍气吞声,但即便是其中少部分人侥幸合格入校,校内仍然存在性别歧视屏障。有该校女生在接受《读卖新闻》匿名采访时,曝光该校某著名病理学教授在课堂上公然发牢骚称:“你们(女生)进来一个,我就要失去三个优秀的(男)学生!”

在更为关键的生源分配上,外科、整形科、牙科及心理科这些重要或热门科类基本是男人的天下,女生则多被分流至妇产科、儿科、皮肤科、麻醉科等稍次专业。该校的一些教授教师私底下将这种性别差异化的分科戏称为“门前掸灰”,把女大学生比喻成“灰尘”,歧视女性的态度可见一斑。至于为何排斥女生,校方公布的调查书把责任推给了当事者:“医务工作是长时间的心力体力劳动,对比男性女性在体能、体力及抗压心理承受能力上有着天然劣势,女医生未来也会因怀孕及育儿问题影响医务工作展开,离职的不确定性也更高。”言下之意依旧是“医生这种职业并不适合女性”歧视观念。而该校关系者更是义正词严地向媒体声称:“这种事又不是只有本校才发生,可以说这是必要之恶!”

最令日本当局感到尴尬与讽刺的是,该校连续五年在女性活跃度方面获得文科省A级评分,自2015年以来骗取了高达8264万日元的专项(女性研究员的生育,福利,临床科研)国家政策津贴。

最令日本当局感到尴尬与讽刺的是,该校连续五年在女性活跃度方面获得文科省A级评分,自2015年以来骗取了高达8264万日元的专项(女性研究员的生育,福利,临床科研)国家政策津贴。

日本文科省已于8月10日照会全国81所医大及医学部进行专项调查,限期24日前回复,9月对外公布。然而各大学此时早已风声鹤唳,全员发布否认公告,急于自证清白,难以令人信服。首先报道这一丑闻的《读卖新闻》便开展独自调查,并率先公布了2018年日本全国76所医科院校(含医学部大学)男女生录取人数及比例,仅有22所大学女生录取人数超过男生,且绝大多数都是地方性综合类大学。其中排名最低的3位分别是东京医大、圣玛利安娜医大两所私大以及公立的山梨大学,比例基数低于0.5,也就是说女生录取比例占全体的30%都不到。《读卖新闻》在多方调查后还刊文质疑圣玛利安娜医大、昭和大学及日本大学在过去5年内复试及面试阶段存在对女性考生不公正操作。以日本大学为例,男性录取率是1:19.5,女性是1:42.5。更夸张的是,今年复读考生的录取人数是15名,236名复读女生参加考试,没有1名女生上榜。这样不自然的数据,不能不令人浮想连篇。

日本医学界的性别天花板

“医学永远对女性隔着一层透明的天花板!”这是日本医学界流传最广的一句话,也被认为是“日本医者该有的潜常识”。这也可以印证日本全国女医师支援网站JoyNet8月7日对103位医生进行的一则统计调查:约有64.9%的受访医生竟对东京医大女性歧视不当操作表示理解,理由大多依旧是老生常谈的女医生体力、育儿、离职率高等问题。

美国新闻聚合媒体BuzzFeed为此采访了东京女子医科大学医学部部长唐泽久美子教授。对于上述说法,唐泽教授并未否认女医生因育儿负担离职率高这一事实确实困扰着日本医学界 ,但以此为理由拒绝女性进入的做法绝对是无法认可的,也是某部分人的刻意诡辩。她指出,随着现代医疗器械技术的发展和劳动环境的改善,以往认为只有男医生可做的手术工作,现在女性也一样能够做到。现今困扰女性医生只是育儿、休假福利制度的完善,这和日本社会其他女性追求的目标并无二致。而且老龄化日趋严重的当下,日本医务工作者本来就严重短缺,医疗质量因此逐年下滑,如此国情下还对女性进行排斥,更是愚蠢而短视的自杀行为。这种“恶性循环”情况之所以长期存在,本质上依旧是日本医学界乃至日本社会守旧的“男尊女卑”观念在暗中作祟,只是不愿意公开谈论而已。

唐泽教授还以她自身40余年教书育人生涯观察指出,日本的女医学生要比男生更为勤勉刻苦,尤其在私立大学,这一现象更为明显。女生无论是在课堂上还是各类考试中总能表现的非常活跃与细致,而男生不是把满满干劲挥洒到操场上去,就是蜷缩在教室一隅打盹或者玩手机。最直观的证据是历年的日本国家医师执照考试,在参考人数仅为男生一半情况下,女生的合格率一直要比男生高出2到5个百分点。实际上如果增加考核难度,男女差距还会被拉大10至15%。荒诞的是,国考合格女性占比已经连续17年徘徊在31-34%这样精确的区间,若说不存在人为制造的“天花板”,恐怕鬼都不信。但令她感到无奈的是,日本女性医师总数6.74万人,只占到全体的21.1%,排在经合组织倒数第一,身居要职的更寥寥无几。但令她感到无奈的是,由于女性在医学界势单力薄缺乏话语权,别说普通女学生,就连她这样的教师即便想打抱不平有时也只能缄口沉默。

正在接受采访的唐泽久美子。

唐泽教授的话并非危言耸听,日本成立医科院校已逾132年,一个多世纪以来日本81所院校医学部仅仅出现了3位女性医学部长,而她也是目前唯一在职的,上一位则要远溯到上世纪70年代。东京女子医科大学医学部正教授职称现有女性占比为25.6%,这还是在女性医科大学内,为日本81所医科院校最高。如果放眼日本全国,相关数据就相当难看了:2015年,日本医学类教授女性占比统计仅仅为2.9%,远远低于欧美40%的水平,以及韩国的21.6%;超过三分之一的大学医学部一个女教授都没有;日本医学会122个分会,女性会员比例16.4%,管理层以上的不足3.4%,42个分会连一个女性成员都找不到,甚至有很多分会宣称“本会管理层职位不适合女性!”虽然安倍内阁定下了2030年前日本医学教授女性比例要超过30%、达到欧盟一般水准的目标,但以进展缓慢的现状来看,想要脱亚入欧几乎是痴人说梦。在教职员女性比例如此之低的情况下,女性医学及医务工作者想要为普通女学生争取权利,又谈何容易呢?

事件曝光当日,法国驻日大使馆推特便即时更新发布面向日本女性医学考生的招生广告,堪称来自海外的神补刀,令日本政府颇为难堪。

事件曝光当日,法国驻日大使馆推特便即时更新发布面向日本女性医学考生的招生广告,堪称来自海外的神补刀,令日本政府颇为难堪。

女性考生:空前“医考热”下的牺牲品

除了男尊女卑这一守旧因素,近年过度的“医考热”也是引起性别歧视的另一重大诱因。众所周知,任何国家医生这一职业都是稳定的中高收入阶层,日本亦不例外。日本在20世纪初经历过“会计师热”、“律师热”后,这些领域随着人员饱和甚至过剩,逐渐萧条沉寂。但伴随着近年日本人口增加和老龄化,国家医保费用开支增大,加上中国及亚太诸国富裕人群热衷访日,医疗市场如今一片繁荣景象。据说现在在东京大阪当个开业医师,一年收入能轻松达到3000万日元(约186万人民币),是一般白领阶层4-5倍。即便在公立医院混日子,一年收入也要高出200-300万日元不等。当医生既有一定社会名望,而且收入丰盈,在经济不算景气的今日,让无数的望子成龙的家长看到了一道触手可及的“龙门”。

一般而言,医学类专业公立学院中以东大、京大、阪大这些国立大学实力最强。虽然学费便宜,6年间350万-500万日元不等,但是非常难考。私立大学以庆应、慈惠、顺天堂和日本医大四家为首共计31所,平均学费要贵出国立大学6-9倍,但考试难度远不及公立。遵循这两种规律,家长和考生在金钱与分数中自主选择,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但是,2008年以顺天堂大学为首的私立大学为增加生源打破了这一规律,学费从3050万日元降到2080万日元,首付只需290万日元,政府又给予奖学金补助,使得私立大学医学部的门槛不再那么高不可攀,大量普通家庭子女也踊跃报考。十年间,日本私立大学医学部报考人数增长了四成,特别像东京医大这样“分价比”适中的第二阵列大学成为各方争夺的香馍馍,阶级矛盾也随之而生。过去报考私立大学医学部60%都是家境富裕的“医二代”及“官二代”,忽然增加了如此多强劲的对手,一些学业一般的考生自然有名落孙山之虞。从来“分不够钱来凑”,某些家长为了子女保障入学,必然会和校方发生各种见不得人的权钱交易,“1分100到150万日元”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是校园内外公开的报价。

作为校方而言,既想要优秀的学生保障自身专业口碑与品质,又不想失去唾手可得的金钱收益,只能拿日本社会最为弱势的女性群体作为考场平衡的牺牲品。恰巧东京医大利令智昏,做得太过,吃相难看,终于激起群愤,最终一连串事件被内部举报,导致东窗事发,身败名裂。

虽然日本各路媒体强烈批判此次东医大篡改考生成绩丑闻事件为“时代的逆流”,但实际上这只是日本众多“性别歧视”的支流罢了。仅在教育领域而言,目前女性的歧视问题还有不少,例如中等教育“家政课男女共修的有名无实化”,女子大学长期被视为“婚嫁前的修道院”,“校园中男性师生对女学生的性骚扰频发”等,更别妄说在就业、工作、生活乃至宗教习俗中各种形形色色的歧视差别。而在男性至上主义的国度里若不从意识形态着手,寄望靠对各类政策修补裱糊达到男女平等显然并不牢固,但日本从来又是传统守旧极度顽固的秩序社会,男尊女卑甚至被奉为“千年的美德”,这也就是对比其他国家,日本的男女平等运动为什么显得举步维艰,流于形式!

文章评论

Top